[转]不是特区 是放松管制

李翔
沉默者终将毁于沉默。因此他们总会选择在恰当的时候发声。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家们正是这样一个沉默的群体。
北京大学副教授胡泳回忆说,当年中国大陆学界纷纷起来反对政府对SP的严厉管制时,最为沉默的正是那些SP为其带来巨大利润的大小互联网企业家们。利益受损者反而保持了令人惊讶的沉默。这个现象在此次中国政府整肃互联网的浪潮中也得到了验证。那些被关、停的网站的运营者,面对外界时都保持着让人尴尬的沉默。他们小心翼翼的谈论自己碰到的灭顶之灾,几乎不敢发出半句抱怨之词。
但是一些知名的互联网企业家们在最近的言论,却开始显现出,可能到了他们必须发声的时刻,否则接下来会是更大的对互联网的不幸。
丁磊在2010年2月份的广东省两会上,首次评论众人瞩目的魔兽事件时说:“我们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魔兽)这个游戏在中国已经运行了5年,换个运营商,又要再审核一遍,而且中间停了那么久,对消费者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做法,我们希望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有关方面还可以有更科学的做法。”在广电总局和新闻出版总署对网络游戏监管权的分歧上,网易确实是首当其冲的受牵连者。
接下来,张朝阳在搜狐2010年的一次公开活动上,做了一次名为 “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的演讲,演讲中称:“我们无法战胜美国!问题就出在不完全的市场经济上。品质与优秀来自全方位的竞争,创新来自公平的竞争,而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无时无刻不在妨碍着竞争,但在中国,妨碍公平竞争好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演讲内容通过网络传播开来之后,顿时在互联网上造成了语惊四座的效果。
最新的抱怨以建议的形式出现。在众多互联网巨头参加的2010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包括王志东和丁健在内的互联网企业家们在发出了一连串的不平之词后,提出建议,深圳应该成为中国的互联网特区。“十几万家网站被关闭,这里面可能就会有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样的巨头被扼杀了。”美通无线的董事长兼 CEO王维嘉说。马化腾则在另外一场论坛中说:“回到刚才说的监管、支持,腾讯是上级领导部门接触的最多,我们数下来可能有九到十个部一级的 ……一直来说政府有关部门其实很多领导不太了解。”
于是,王维嘉建议深圳市政府,要“给当地的互联网企业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不要让他们受到不必要的干扰”;王志东说,“一些互联网的创新与现有监管模式的矛盾在全国解决起来不容易,但深圳作为特区,是不是可以搞一个大的试点”;丁健则更进一步建议“深圳应尝试成为互联网监管特区,互联网在深圳可以完全放开,不要防火墙过滤,应该看看在更加自由的环境里,互联网是更乱了还是怎么样,这样才可能探索出一个适合中国的互联网监管方式”。
可以想见那些对互联网颇有情感的人是如何看待关于互联网特区的建议的。胡泳的反应正是诧异和失笑。因为互联网本身的特性即是超越地域的。但是所有互联网自由的倡导者和互联网精神的奉行者却又都明了,这个特区呼声背后的原因何在。如果有十家部级单位有权过问一家公司的经营行为,那么这家公司接下来又该如何小心翼翼,又怎能不对马云宣称的只要国家需要,随时捐出公司心有戚戚?
因此,我们可以说,互联网需要的不是特区,而是管制的放松和管制权力的明晰;但如果不能达到管制的放松和管制权力的明晰,那么,我们当然拥护深圳成为互联网特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