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意在节后给自己留了一周再回京,给自己喘口气,也多些机会和当年的玩伴多玩几天,多留下一些记忆,因为已经越来越意识到毕业之后,即使还有机会聚在一起,人也被岁月磨得没了灵气。这感觉很遥远,但又觉得无比的接近。

但没想到这周一晚上刚回家就基本倒在床上冻得不行,接下来的日子越发的冻,人也越发的虚,还发了高烧,虽然现在看来烧是退了,但这一周什么都没做成,就拖着很虚的身体回了北京。

也许说宿舍室内的温暖也许会让人感觉好受一些,但是下一次回去又会是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