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一直觉得自己是很理性的人,但不太清楚为啥在受到一些刺激之后多少变得有些多愁善感。

一开始并不能太接受 Inazuma GO 的黑暗和沉重,看得时候已经不再是觉得缺乏那种热血,而是一种莫名的不适,大概真的是被 Inazuma GO 触到了自己的痛点吧,就像当时看到Fubuki就不由自主的联想到自己,很多人觉得不论动画、电影还是游戏,都是人编出来的,对这些东西太认真毫无意义,但我就是那么傻傻的多情的想得太多。

Inazuma Eleven GO 的故事是这样展开的,足球已不再只是兴趣,他和你的综合测评、甚至于升学挂钩,而足球名门意味着更高的荣耀和地位,一群人不是为了爱而仅仅是为了档案上好看一些而去参与这项运动,更糟糕的是,此时的这样运动连比赛都不再干净,球队是被管理的,结果是被操控的,是预先决定的,球员门按照所谓最高管理机构的指示去“表演”,不按照指示的结果印象的不只是个人,而是队伍中每个人的所谓升学和测评;父母甚至可以因为自己的孩子无为,而去“贿赂”另一队的人让他孩子一球,以便他能加上点分。大多数人对此是绝望的,虽然不少人心底还有对真正的Soccer的向往,但在他们严重,他们所要的,他们所守护的,他们自己的Soccer究竟是什么。

并不清楚十一区的环境是怎么样的,但在这可以说本来是少年向的作品中去探讨一个一个假想的社会问题,连日野自己也都觉得玩得有些大了吧。

我们还需要童年,哪怕如乌托邦一般的童年,过早的去成为一个社会人,为了所谓社会义务牺牲童年是很可惜的(似乎我扯远了),但又不得不再问下自己我们的兴趣爱好又是什么,有多少人打小就被强加上去学其实根本不适合自己的“奥数”,有多少人拼死拼活去参加学科竞赛只是为了加分保送,又有多少人站出来抵制奥赛,他们又有多少能看清那些拼搏的身影背后究竟是什么。到底是哪里的错,对某个学科的喜爱,愿意钻研本身有错吗?是的,因为竞赛和功利挂钩的结果,但一个好的家庭教育是不应当把功利放在处事原则之首的,功利心每个人都有,但大部分的孩子肯定都不会是自己主动去把功利放在自己的真正的爱和兴趣之上,那些极少数我真的想说因为不当的家教让他们变得心理变态。很多时候更多的是父母寄托了太多的希望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而这些带有私心的压力迫使孩子去做出取舍,另一方面,当前的的制度,使得孩子如果去钻研自己的兴趣,而不去所谓“全面发展”的话,那么他的学业就必然是失败的;除非这些钻研真的能成为和“全面发展”具有相同的意义,不然就被家长认为是没有价值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奇才,都有超乎寻常人的逻辑,但是每个人都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哪怕只是游戏,只是动画而不是前面所说的学科。但这些兴趣本身对于我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很多人说我比他们早多久就学了什么、什么、什么,但这真的不是因为我的能力如何如何,其实我更多的想说这很多其实真的只是幸运,当很多人在鄙视各种保送生的时候,真的能想到这之中有多少人他们为此放弃了多少呢。我很杯具,因为6年的执着并没有得到“功利”,但因为我也没成为被“鄙视”的一员,但你真的敢去想象一个人高中基本没怎么去上课吗,不但如此,还没有节假日,没有闲暇时间,事实上这样的并不在少数,事实上我这么过来也并没有疯,但家里必定是疯了,“你还像不像毕业啦”、“到时候亲戚朋友要怎么看?”,不过幸运的是吾偶尔还是会得到支持,大概也正是因为还有这么点支持,使得我不可理喻的做法持续了快三年。当然,我还是要感谢我的老师,特别是语文老师,虽然我三年下来基本没翘的课就是语文课,但语文至今都非常糟,她不但在高三的时候抽时间经单独帮我,还教会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和处事的哲学。

Inazuma Go 中,Captain觉醒时的那句“未来是要靠自己去开拓的”振奋人心,哪怕现实有多么残酷,依旧保持一颗平常心,去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份兴趣和追求,哪怕结果会很惨,但不去争取,不去试,连改变的机会都没有。乌托邦是不存在的,但人是可以有梦的,与其白日做梦,不如去追随梦前进,梦虽遥不可及,但我很庆幸追梦路上,还有很多比亲人还亲的伙伴相伴。

最后鄙视CCF连I Go里面的第五部门还不如,眼里只有钱,只顾最后一年狠狠要捞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