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Freedom Network”这本不该是梦想,这一直离我们很近,至少一直以来我觉得“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有权对违法内容进行审查”这并没有错,中国人口众多,网民也多,而很多中国人“文化水平低”、“缺乏独立思考和判断是非能力弱”、“人云矣云”的问题也同样体现在网络上,稍微出现一些事便开始传播各种留言,很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影响我们生活的稳定,但同样,他们也受着五毛、左派们的影响时常以厄传厄,且不说最近的事件,能把去年广东断网演绎出国际网络黑客大战,搜狐腾讯对掐等等一看就知道是笑话的想法传得到处都是还执迷不悟的一直相信着,真是让人汗颜。我想除了中加班那些同学们,还有热爱技术的朋友们,墙外内容对大部分人来说意义不大,尤其是那些整天沉浸在农场、X舞团的人。 但最近,确实突然觉得我“呼吸非常不畅”,很不舒服。而且我发现,我对内容的“自我审查”都有错误,或者说管理者认为封杀比起审查要轻松许多,于是我们步入了狂热的一刀切时代。 前几天,小仁来问我关于做论坛的事,谈了一会儿,我发现这在目前是不可能的事,后来被她发现了,似乎增添了不少恐慌的情绪,我想到之前一个评论中说“你们这些无知的五毛懂什么,我们又不是G粉,我们吃饭都可能靠着百度,但为什么我们要声援谷歌,因为我们要借他抒发我们对失业的愤怒”,我想对于现阶段不少站长来说都是这个感受吧,于是可能吧也发了一篇纪念他们获奖的文章,《因为在中国,所以有话说》,也提到一个很经典的内容“有时并不是你愿意去选择写某个话题,谁不希望能安安心心生活?谁不希望能稳稳当当地赚钱?但是,当自己的利益没有被损害时,你永远理解不了别人的痛苦。很多人说自己不关心政治,不关心twitter是否可以上,不关心youtube是否可以访问。因为他可以每天看笑话度日,每天上新浪微博发消息,每天上youku看视频。但是,当这个人发现他每天看的笑话被定义为黄段子被相关部门查封,他因为用手机转发这些笑话被停机;他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些信息被屏蔽;他打不开朋友给他发的youtube上的链接。他是否会愤怒?他是否会去关心那些他以前并不关心的话题”,比较有趣的事听说今天白鸦老师的新浪围脖也被和谐了(未核实)。 其实我并不觉得谈“FreeNetwork”有什么问题,但人人网教会了我这是“敏¥感*话£题”,虽然昨晚希拉里的演讲确实会让国内出现“自由”敏感期…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