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反思,我为谁而活?

本来今天作业不多,完成后可以多复习一些内容,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早点睡觉,因为,头脑很混乱,我觉得应该调整下自己的状态,冷静下来去面对高三更多的挑战…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冷静,而且可能是受到张璐影响,使我对待“中国特色”能做到从容,而不是“愤青”,而大牛显然比我要“愤青”得多,总是在怂恿我很多事。这几天讨论谷歌的事件,本来都很正常,昨天喧中发了句“我是不是太愤青了”,我觉得是他对自己太过敏而已。
本来认为关注IT,关注人物可以是知识面的积累,而适当的评论可以锻炼我语言组织能力,因此虽然没有坚持,我依然时断时续关注这些。
直到我在这次谷歌事件后觉得可以仔细写点什么,但越来越发现,当我想把之前想的组织起来的时候,我会跑题严重,而且很多想回避的内容无法回避,突然觉得很可怕,就像我同桌下午和我说的,要是不知道这些不好的一面该多好,是的,我觉得我今天也有点不正常了,也偏愤青了,所以暂时要打断之前的计划了,找个时间重新理理思路吧。恩,我还太嫩了,这些不适合我。
很多朋友觉得我不正常,至少觉得我不像学生,很少看动画漫画,至今执著的动画还是冷门的,整天和人聊互联网而不是ACG。今天,我真的怕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现自己很闷,也许我之前走了一个不正确的路,我还想去过属于孩子那般干净,无知,快乐的生活,去做一个好学生,好好学习…恩…在统完谷歌事件的稿之后,关于互联网方面的内容会被打住,至少我不愿再去想这些糟糕的回忆…啊…Shiro…我来了!

《冷静,反思,我为谁而活?》上有2条评论

  1.  有些情感还是要宣泄的 有时候无脑一回在自己后花园喷一喷属于正常现象
    愤青之所以恶心 因为它成群结队且固步自封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寻找同不了解真相的同伴来证实自身想法的正确性
    实际上你这种状况应该归为亚文化热衷者的范畴,非ACG向也有的,政治,科技之类…甚至于社交
    -_卅 我一直觉得 孩子迟早都要变坏掉的 所以早点让他清楚自己是啥玩意儿比较正确
    [reply=smdcn,2010-01-15 01:36 PM]孩子没长大前应该让他们珍惜能在他们眼睛看到这个美好社会的时间,这会是一个美好的回忆,而一旦成年,接触到越来越多的阴暗面,那些童真和美好已经完全离你而去。所以在无知的情况下去保有那份一天天减少的童真还是有必要的。
    对于愤青我的想法,至少他们看清了阴暗面,但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不满愤青是他们整天对什么都不满,但他们什么改变的能力都没有,却用口水显得他们很前卫,至于那些只要有人提“爱国”他们就积极相应,把什么都能上升到爱国层面的,我根本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那只能说明他们“自私”和“自卑”的狭窄扭曲的心。
    也偏向关注科技,对于政治的内容我觉得我没有资格作出评论,但是科技和当前经济密切相关,但是和经济和政治的联系在经济危机情况下越发紧密。[/reply]

  2.  smdcn你手机2连很杯具
    其实我个人认为“愤青”|与”粪青“是有区别的
    会思考,有理智,明是非,能思辨,讨厌日本、韩国这些国家,这些就是那些愤青。
    至于粪青,就是你们所说那类,其实就一群借着爱国的名义满口喷粪,是不是真爱国就未可知了。
    我认为所谓的快乐是自己制造,成年后并非没有快乐,只是心不同的。假如换一个角度,去除阴谋,去除利益,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这么美好。正如我老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们无法避免,但我们可以不去用。”当我们的追求超越了那个阴暗,就阴暗面知道也并无所谓,因为我们不需要依靠它而存在,但大多数人却需要依靠这个阴暗面。儿童的快乐在于看不到这些阴暗,从而快乐;老年人的快乐在于超越这些阴暗,从而快乐。而我们这些庸俗之人,只能在饱含阴暗的社会中挣扎。

    Reply: smdcn,2010-01-15 10:19 PM
    我的观念中,虚伪的爱国,过激的反日反韩的左派还有没有辨别是非能力的激进青年都算做“粪青”,而愤青的定义我也说过了,他们并不是无知的人,也不是毫无判断力,恰恰是他们知道的太多了,而又不够冷静,太热衷于谈国事,批评这个批评那个。而愤青不代表就要反日,同样,往往反日的都过于偏激到我认为算“粪青”了。
    去除阴谋,去除利益,不去依靠他们生存,我认为这个在中国这个文化体系下很难做到,做到了你就难以在这个社会生存,就像Google一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悲观,要亢奋,而意味着路很远,我们还需努力,在这个社会,我们要适应“潜规则”,但当“潜规则”使我们得到好处也要记得还有人被“潜规则”,当变则变而非变本加厉的用“潜规则”加害别人,这才是最关联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