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和我說有人提議說做LOGO時候不應用官方原圖什麼的確實讓我有些意外,雖然說做這些也本就沒費什麼功夫,我比較笨也只會做點這種東西,但至少,現在我又明白一個做什麼是不好的。

其實我在互聯網逛蕩這麼久做了許多事情,基本都在圖個自己開心,自娛自樂,一直堅持著自己的一些信念走到現在,不論是用心做好軟件,還是收整有意義的內容。基本從未刻意在意去宣傳什麼。

其實一來也怪我本身就不善於做宣傳這方面的工作,不善於與人溝通,二來其實我真的很討厭誇大宣傳和給他人製造垃圾造成困擾這樣的事情,至少我太經常受到垃圾信息的困擾。當然,這同樣也造成了目前OS的很多欠缺,而且後果在去年9月達到了一次高潮。雖然說我很喜歡在這樣一個低調做實事的團隊工作,踏實,我們喜歡沉得住氣的人,但這似乎也成了一個很嚴重的不足。中文站方面就不說了,我自己做起來開心,對人有幫助,其實我也已經知足了,嗯。

經常看到人在探討,互聯網賺錢嗎,其實任何一個行業,只要你懂得一些“技巧”,他確實很賺錢的,但是有錢都真的賺的讓人心安嗎?誠然,很多時候真正務實的做互聯網都是需要一個團隊,哪怕這個團隊人很少,於是許多單槍匹馬的人走上了製造垃圾的道路,於是互聯網的搜索信息變得幾度困難,各種讓人作惡的廣告,病毒、陷阱也隨處可見,就更不要說還實在看到有人在群上討論用刷IP站花錢刷了多少IP騙了聯盟多少錢神馬的事情了。當然,這其實只是糟糕生態的一部分,最近流行團購,於是各種團購遍地開花,要說是打折團購的幌子促銷還算可以理解,但欺詐和暴力依舊是主導,這也是我一直對這一塊很不感興趣的原因,至少目前給我的感覺非常糟糕。

前幾天在和白夜他們聊天,聊到暴風,迅雷,聊到百度收購點訊輸入法,還有關於騰訊的種種,其實大公司拓展業務真的不對嗎?真的扼殺創新嗎?這回得到更多的響應是這樣的,就不說小公司從國外搬來創意做微創新這種,也許小公司一開始真的做得很用心,很努力,但在中國這種不正常的生態環境中,他們也同樣面臨資金的壓力,於是後來不得不因為這樣或者那樣的原因,偏離的以用戶為中心,更多的要去考慮自己的生計,暴風真的就那麼想作惡嗎?他們也不想,如今他們也在積極的撤銷那些不健康的廣告,但很多東西都是給逼得。而大公司下面的團隊就沒有如此緊迫的盈利壓力了,他們照樣獨立運作,他們反倒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在於做一些對用戶有利的事情上,所以,有些東西,騰訊做了真的也沒什麼不好,這時候看到金山的K盤,T盤只爭,反倒覺得讓人很不舒服。

兔子說他喜歡老羅因為是老羅的演講給了他動力,使得他最後複讀後考得很給力。而我喜歡老羅則是更願意去相信他的信仰,不論自己能做得如何,首先要守住自己的原則,不做不切實際的誇大承諾,軟件都用正版的,最起碼要讓自己心安,而不應隨波逐流得去曬底線,然後在這樣的基礎上,如果還能做好,就更好了,嗯,Google 是很好的例子, Don’t be evil 總不會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