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犹如平时一样来到学校,今天是周一。要升旗,上周因为质检原因没有升旗,突然觉得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不过参加升旗仪式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日子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
每周要闻播报是惯例,来源都是新华网和人民网,于是我今次已经不是期望听到谷歌事件了,而是宁可不要报道,不然侮辱人的智商是不能让人容忍的。
上课基本上到麻木了,有些茫然,但我还在坚持。
班会课发了一张禁止携带任何刀具进校园的承诺加责任状,最近福建发生太多太多惨剧了,突然觉得活在这个城市变得很没有安全感,班主任也表示他自己小孩接送没送进校园都不放心了。突然想到禽肛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你有孩子吗?”,可以补上条:“送到福建吧!”
一直觉得网络上ID就是一个人的标志,定下来就和实名是一样的,越爱变更只能说明其对自己没底,我活着故我存在,我去践行我的承诺,守护我的信誉,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我也非常高兴能得到别人的信任,这也是对我践行诺言的回报。我坚信信任是相互的,我也曾说过我更愿意相信我的选择,好人永远多过坏人。我并不是没有被人黑过,但我依然对于脸皮厚到那般田地等人表示不能理解。对于Partner的错误选择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我居然连连犯错,我并不懂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更不清楚我还能承受多少次这种教训。也许今后更多时候我会更加谨慎,不过我依然坚信以诚相待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