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互联网就是给人说话的地方,不管有没有人看,说出来心情舒畅,我认为我是一个尊纪守法的好群众,因为在我心中自有尺度,我在发言之前都会仔细掂量内容,还有做好自我审查,这样做,至少我还能说话。
但是,我今天发现,我的尺度已经不够了,因为我难以辨别我的内容是否依然是合的,犹如活在云里雾里,一些内容我原先并不认为这有错,但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告诉我,这么做是错的。在国内任何地方讨论谷歌都是不被允许的,只有对谷歌的陷害的那些负面消息才能存在,CCAV也不惜动用他还尚存有收视率的各类节目,比如《今日观察》、《经济新闻联播》等等不余余力的去攻击谷歌,也还不忘请上谎言大王方滨兴给我们增加笑点。许多支持谷歌的站点也都被大面积封杀。使得这个本来很正常的问题政治化,不合法。而退出中国的谷歌享受到墙的VIP待遇,已经不在针对词,而是针对字来屏蔽,你肯定不会想到“学习”、“胡说八道”、“保温杯”、“恭贺新禧”、“周杰伦”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你用谷歌搜就会感受到连接重置的快感,谷歌确实离开了,因为搜索内容有百家姓中某些姓就不能正常使用,那我们何以正常搜索想要的内容?总觉得文字狱就在身边,很近很近。
国人提供的海外空间一般都有这么个TOS,内容必须同时符合中国的法律和伺服所在国的法律。我并不想把BLOG放在国内,因为我痛恨ISP通知我要删这个删那个,毕竟每篇文章都经过我精心的考虑才写出来的,我不愿让我的努力成果消失,但我又不敢拿到在用的其他国外主机,因为我怕我殃及其他用户。我并不喜欢谈什么政治,我只喜欢谈我所热爱的网络,我所热爱的生活,但是一个政治的互联网会把一切有关人士不愿意看到的内容政治化,使得很生活的内容变得很政治,然后莫名其妙被封杀。
我还想说话,但我真的很难找到有关部门认为正确的方向,也许通往朝鲜的道路上,我们应该选择沉默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