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早就料到这是非常难熬的一天。。。。。。但没料到攻击者会是如此不择手段。。。。
早上的插曲是段长急冲冲跑到班上叫同学去医务室取消毒水,然后静止使用楼层WC。
然后说隔壁班有一甲流确诊。。。。。当然,在消毒水的熏陶下。。同学们上课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喂,别乱用词)
VJ机房搬迁后算是恢复了,没想到下午开始再次访问困难,最后被确定为大流量DDos攻击,而且虽然主要目标是VJ,但是造成一整个机柜都几乎断网,紫田也好是尴尬,当然,一方面等着紫田恢复,另一方面,冯一继续做着准备工作,由于到了6点还未恢复,只能启用备用方案,就是让Conan自家电脑做服务器,架设临时版本用于比赛,当然,在我出门前,一切都还正常,于是都还没在意,回家之后问起Conan,得到的答复是他目前整个小区网络访问困难,换IP也没用,而这时确认紫田那边已经恢复正常,因此已经肯定这次目标非常明确有针对性。至于是冲着VJ还是CSAPC,这都不好说。
这几天实在太乱了,看来该适当调整一下了。